β

这款《人民日报》出品的游戏不让人讨厌

我不讨厌《子曰诗云》

突然铺天盖地地见到这款游戏,或许说明了我的朋友圈里有多少腾讯系的伙伴。但不是因为这些朋友我才不讨厌《子曰诗云》,毕竟我常常在喷腾讯。

由《人民日报》客户端联合腾讯游戏出品的,是第一款官方(此处不知应该用什么形容词)游戏《子曰诗云》打眼一瞧就带有相当主流的气质。这种气质表现在对于当今并没有多少体现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引用,并且期待以这一引用唤起民族自豪。我们对于这一手法并不陌生:除了游戏这个让人不待见的媒介之外,央视的若干节目对此方法的运用可说得心应手。

熟悉的配方

实话说来,个人对于中国精神是否应该如此打造颇有怀疑,可是,作为一个游戏行业从业者,这款游戏本身并不那么让人讨厌。虽然此话说来甚是轻描淡写,想想这实际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情。在自己没有拿出像样的作品之前批驳同行总是令人惭愧的,但在此处我仍想举例:远的不说,单以同样腾讯出品的《尼山萨满》来说,它就相当令人讨厌,文化被拿来作为营销手段掩盖游戏自身的不足,如果这样去提功能游戏,那么这一功能不要也罢。而官方近来热爱的《中国式家长》也并不能够让人满意,首先关于这款游戏的弱点(机制单薄,重复可玩性差)是人尽皆知的,可是所有人都因为某种无聊的情结而对此选择性无视或言不重要,但更令人讨厌的地方在于,这款游戏似乎在为中国式猥琐正名,并且在自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迎来高潮。我相信开发者并不是故意的,因为我想他们还并不那么明白立意的内涵,这也反而更加说明一种自性流露,而尤其是官方媒体的迎合(我终于也成长为一名中国式家长 wtf)更显出了价值观的扭曲。当然做游戏的都是朋友,因为是朋友所以说话直接一点不要介意。

与上述两个作品比起来,我不否认对于《子曰诗云》的不讨厌首先是因为期待很低,毕竟人家就是一款 H5 你还能说什么呢。事实上我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打开这个链接的,但是《子曰诗云》不但确确实实是一款游戏(而不是什么《折扇》之类的美丽 APP),而且自证为一款还算合格的解谜作品。更重要的是,再说一遍除了这种价值取向我不喜欢之外,这终于是一款实在的自研游戏了,做不好可以画瓢,但不能总是画饼。况且又不是做不好。

简单聊两句游戏设计

游戏的谜题设置由以下几个方向:

第一是通过偏旁部首进行拼字。这个当然看上去很蠢,但是这实际是有玩点的,我记得之前也有人做过这个方向。当复杂度升级的时候,多个拼字可能是会对于玩家造成一定干扰的。

第二是按照路线连接诗词的顺序。这个首先考察的就是玩家对于诗词的记忆程度,比如人尽皆知的“黄河远上白云间”,我因为小时候段子看多了非要选“黄河远上,白云一片”的所谓词版就不行。

这些拼接都和空间有联结:拼字可以从此到彼,也可以反过来,最后都会停留在终点处,这和路径规划有关。

路线则完全是看怎么能顺下来了,是游戏里非常经典的谜题设计。

调换

游戏过程之中,玩家要首先辨识出是哪首诗,看到缺了哪些字,选择拼接方法与形式,再做路径规划连接。加上后期的空格与调换的变化(剧透一下,只想了解的可以不去下《人民日报》客户端 :p),也同样基于空间,整个谜题难度的推进中规中矩,也不乏绕路、留出一些空格等小技巧,这是为什么我说它是一个还算合格的解谜作品。

可以看出来,整个游戏设计非常取巧的一点是并没有在诗词这个点上下很多功夫,而是严重倚靠了空间、路径这种已经相当经典或者说套路化的设计,这决定了这款游戏糟糕不到哪里去。实际上我们提到的拼字的变化在目前的关卡之中最后也没有用多少。

功能不足

当然,这些是从游戏的角度来说,从功能的角度来说,除了感觉自己在玩一款诗词游戏之外,《子曰诗云》基本上毫无卵用,添加的诗词注解也基本上显得鸡肋。我猜这是一个常见的问题,团队里缺乏教育专业人士。但我并没有去证实过这个想法。

最后的话

最后我想表达一下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对于所谓舆论没有必要太紧张,毕竟紧张也没有用,吵吵架看看热闹是可以的,但以开发者的朴实靠吵架扭转舆论倾向是不太可能的,也不是正路。用作品说话才是真的。造出来的舆论对于名声和销量可能有好处,但自己几斤几两自己都清楚。

作者:indienova 独立游戏新闻,评测,开发教学
你的独立游戏第一站
原文地址:这款《人民日报》出品的游戏不让人讨厌, 感谢原作者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