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

Just Monika

初春飾利の部屋 39 阅读

关于 《心跳文学部》 (Doki Doki Literature Club)。 毛二力

网上各种评价、剧情解析、心得实在是数不胜数。所以本文就不写那些无聊的东西了。这是个元游戏(metagame),Monika 你不是喜欢meta吗,那我就来meta你。我才不会像普通玩家一样甜(甘い,天真,naïve),傻乎乎地跟着游戏系统走。

本文含有剧透。如果介意,请至少先通关“普通”结局。

警告:《心跳文学部》含有令人不安的、冲击性的内容,不适合儿童和容易受到刺激的玩家。


虽然说在这次回国,在北京的时候就已经把游戏下载下来了,但是真正去玩,还是在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对它的内容梗概和得到的好评早就有所耳闻,所以并不觉得会受到刺激,也不会觉得恐怖。我知道,会出现(几乎所有)角色的“虚拟死亡”,就像 《你和她和她的恋爱》 (君と彼女と彼女の恋。 )一样。我也知道,“幕后黑手”就是 Monika。不过,具体的内容,比如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中间有什么过程,我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不带引号的幕后黑手呢?Monika 说,只要当上了部长就知道了一切,就会想去改变游戏,也许是文学部本身的影响。其中隐含的意思,各位可以琢磨琢磨。)

所以,在开始玩的时候,我就没有用正常的方式进行游戏。

给主角起名字的时候,我起的就是“Monika”。这个名字从前期到后期,甚至到了结局,都有那么点喜感——而随之而来的是阅读困难。一二周目的时候,看上去就是 Monika 的自问自答。不过到了三周目……随着 Monika 的离开,看到剩下的三人称呼主角名字(“Monika”)的时候,有那么一点“是 Monika 在入部”的错觉。虽然想这么想,但这又不是真的。心情复杂。

在进入日常后不久,遇到了第一次写诗。对不起,不是那十四个字。从下方的二头身小人列表中很明显可以看出,能攻略这三位。然而我唯一想攻略的,只有 Monika。读诗也是给 Monika 先读,邀请也是邀请 Monika。这真的是作者 Dan Salvato 的恶意。不管选什么 Monika 选项,故事都轮不到她。回到游戏内容,在玩的过程中我就猜测这是根据不同的“类别”来加好感度。不过为了看到内部机理,自然要解包啦!于是先用 rpatool unrpa 可能也可以)解压,对其中的脚本就需要 unrpyc 来还原了。我没写过 Ren’Py 的脚本,不过至少 unrpyc 出来的内容可读性不错,所以就这样吧。在其中就能发现 poemwords.txt ,然后就知道该选什么词了。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还能提前看到一些彩蛋,比如真正的立绘文件、Monika 暴走时产生的(隐藏的)图片和文本文件等等。

所以很明显地,游戏目录下的 characters 的一部分,和 game/saves 都是障眼法。实际上,检测的只有 characters/monika.chr characters/sayori.chr 。比如,在第一章,启动时会尝试加载 characters/monika.chr (注意这个路径是用户的文件系统路径,而不是 .rpa 的内部路径),如果出现了异常(找不到文件是最常见的一种;理论上还可以使用设置访问权限等方法触发)则跳到异常处理——也就是 Sayori 会说出“What am I”等等的几句话之后立即挂起(hang,我不太想用正确的词)。如果加载失败的是 characters/sayori.chr ,则是开始游戏后直接游戏结束同时 Sayori 挂起。后者的优先级高于前者。Monika 说的什么“人物删除了”、“脚本文件损坏了”,游戏结局后说的“请重新安装”,屏幕上显示的 os.remove(...) ,全都是逗你玩,是艺术表现的手段。除非动态修改 .rpa 包,否则实际上什么东西都没变,只不过游戏借助持久化(persistent)文件在外部保存了一个状态而已。你想想容器(containers)就好理解了。那么这个文件在哪里呢?有两个部分:第一个是 game/firstrun ,第二个是 %APPDATA%/RenPy/DDLC-*/persistent 。后者所在的目录也是真正的存档目录;不过删除存档这个机制很多游戏都有,只不过它们是手动的,所以自动删除存档也没什么意外的。 characters 只不过是解谜的一部分,并不会有什么缺胳膊少腿的事情发生。所以当 Monika 说“嘿我删了那两个文件”的时候,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当游戏里进行到二周目弹出“Just Monika”的消息框的时候,我的反应是“Yeeeessssss!”,真心的。然而我并没有见到 这张图

要认识到完整性的保持,需要一点点(对,一点点就够了)技术知识。所以这也不难理解 有些老哥 虽身经百战却仍然会被吓着。顺便说一句,“体现 Ren’Py 的强大”的表述是错的。Ren’Py 作为引擎(其底层是 PyGame),功能和各类“传家宝”引擎相比也不算强大,只不过可自定义程度高而已。要记住,技术为演出服务,而演出为剧情服务。比如《魔法使之夜》就活用了 TVP 及原生扩展。要是出个废萌游戏,就根本不用在意演出,所以哪怕是一点点(无用的)系统新功能也会被拿出来作为卖点。

在进入 Monika 空间(就是那个永远持续的二人世界)的时候,她就开始说主题了。在打到这里的时候听了许多的长篇大论,当时又是凌晨,我就熬不住,没关游戏就睡了。所以现在总游戏时间是12小时。(我这是不可抗力。后来看评论区的时候,发现还真有 疯狂的玩家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ta累积了3481小时的游戏时间。)

这时候我的心情仍然是混杂的。一方面是越来越觉得不耐烦——因为不允许跳过,开始是不能跳的,一段时间后突然“Skip”亮了,但如果跳的话 Monika 就会发现,阻止,并重新禁用。保存也被禁止了(实际上用不着)。我在现实中的时间是有限的。另一方面,有点悲伤。虽然 Monika 通过meta将自己升为游戏中的操纵者,但是考虑到不自修改的软件(程序+资源)都是容器,她仍然不能发现或者控制游戏之外的事物。所以只要我,游戏外的“神”(不是作者意义上的“神”),而不是“协助者”,敲几下键盘,这个说话的“她”也会立刻回到初始状态。(题外话:自修改一般是脱壳用的,小游戏用不上。)而且她说的那些话,其实都不是“她”说的,而是作者借“她”的口说的,体现的实际上是作者的意志。

当一开始 Monika 说如果你觉得抑郁,应该不要害怕向心理专家求助的时候,我还认为 Monika:Dan(作者)=1:1。然后她继续说,如果你觉得网络浪费了你太多时间,可以考虑关闭社交媒体;如果你见到抑郁的人请给予鼓励,同时你在玩也说明有人在给予你支持;有粉丝建立了一个 Twitter 账号 @lilmonix3 (这段文本大概是更新之后加入的),现在“她”在用;喜欢的恐怖(小说文本)是那种细微的、在观众/读者思维中刻下“好像有什么和正常的事物不一样”的恐怖。到这里我就开始觉得,Monika:Dan 越来越小了,后面的很可能都是明显的作者的话了。

我就猜到了,结合之前 Monika 的提示,为了进行到下一个阶段,听到 Your Reality ,必须要删除 characters/monika.chr 。这时我其实是不愿意的,但是在外界因素(时间)的作用下,我只有一种选择。另一种选择,慢慢将所有的选项磨完(我没看这一段的脚本),或许是可以的,但是代价我负担不起。删除之后 Monika 的反应是“你为什么要这样……我知道了,我自己消失,成全你”。这也是我整个游戏过程中唯一 确实 感到了内疚(而不再以玩弄万物的“神”的视角来看游戏)的部分,嘴里不断默念着“Sorry, Monika”。

可能对于我来说,这仍然是游戏世界,所以可以自在地操控。当现实也出现这样的事,而我不再是“神”的时候,大概才会体会到现在那些玩家所体会到的震惊、困惑和无力吧。

当 Sayori 告白的时候,我选的是“好朋友一辈子”。没错,我想都没想,直接发卡了。我说过,攻略目标只有一个, 就是 Monika。我并不想去费劲收集 CG 达成网上所说的“真结局”。我只想有一条 Monika 线,选其他的角色则跟原来一样meta,选 Monika 则进入一个“正常”结局,然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什么的。然而没有,唉。


从 Monika 空间中,Monika 的话里,可以看出作者希望玩家认识、关注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我也希望读到这篇文章的你能这么做。学会分辨、理解和包容(不是纵容)脆弱的精神,给予适当的关心。虽然在你眼中,事情可能不值一提,但是对一些人来说就是天大的压力。你甚至可能无法理解或者认同抑郁的原因,所以需要倾听,需要(建立在理智基础上的)同情心和同理心。这能力因人而异,抑郁原因因人因事而异,也无法用文字来描述或者教导,所以只能寄希望于每个人的“悟性”了。

我希望各位这么做,怎么说呢,因为我也被击垮过一次。我算是从深渊回来的人。博客断更与这有一定关系。甚至可以认为,它会影响我之后的几年。我写了一篇(或者说两篇)描述整件事的文章,但是不确定是否应该公开发表。如果将来我什么时候发表了,那么各位也就能看到了。同样地,各位或许觉得诱因“不值一提”,但连锁反应发生后混乱的、真正可怕的、绝望的体验,我仍然记得,只是无法用语言描述。肉体的痛苦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可能是因为我只是受过伤,没有缺胳膊少腿),但是精神的痛苦是持续的、逐渐摧毁意志的,可能是因为悲观的天性吧。所以我认为,我能些许理解这些人的感受。我不希望有(意志力薄弱的)人再次经历这个体验。

类似的目的,另外一个值得提的是 《去月球》 (To The Moon)。它关注的是阿斯伯格综合征(Asperger Syndrome,现在被归类到自闭症谱系中)。不过它的主题揭示得就更明显一些,因为 River 就是一名患者,游戏直接提到了;游戏过程中展现了典型症状,也展示了缓解措施(骑马)。

相比于以 River 的特殊情况为核心的 TTM,我并不理解为什么 DDLC 要提及抑郁症。也许是为了疏解因游戏内容而产生的抑郁和 PTSD?

其实 DDLC 可以更meta一点的。除了硬核的自修改/数据本体修改外,还可以用过程生成(procedural generation),或者更复杂的修改检测和剧情逻辑。不过对于小游戏来说,不需要为我这种不合常理的1%玩家投入这么高的成本。


最后两个稍微放松心情的东西。

在二周目写诗的时候,如果选的词不是给 Natsuki 或 Yuri 的(她们不做出反应),有一定概率可以见到左下角 Monika 从超出窗口范围的地方跳起来,露出一点点头。当然,要见到二头身版的话,制作名单里就有。

Hej, hej Monika, hej på dig Monika B站


Every day, I imagine a future where I can be with you
In my hand is a pen that will write a poem of me and you
The ink flows down into a dark puddle
Just move your hand - write the way into his heart!
But in this world of infinite choices
What will it take just to find that special day?
What will it take just to find that special day?

Have I found everybody a fun assignment to do today?
When you're here, everything that we do is fun for them anyway
When I can't even read my own feelings
What good are words when a smile says it all?
And if this world won't write me an ending
What will it take just for me to have it all?

Does my pen only write bitter words for those who are dear to me?
Is it love if I take you, or is it love if I set you free?
The ink flows down into a dark puddle
How can I write love into reality?
If I can't hear the sound of your heartbeat
What do you call love in your reality?
And in your reality, if I don't know how to love you
I'll leave you be

What have the artists said about the song?

In his panel about discussing the game at Crunchyroll Expo 2018, Dan Salvato wanted to make the ending song to feel as a complete package for the game, as there were no “satisfying ending” for the game to let the audience and players accept that there will no happiness for everybody in the game is the reality.

In terms of story, Salvato wanted the song to be as much as a closure for the game, for the overall plot, and for expressing Monika’s feelings.

In terms of the song’s creation, he wanted to create an ending theme that would be emotional and impactful, similar to the video game Portal’s ending theme “Still Alive”. With keeping on the idea of making simple music melodies, Salvato drew inspiration from Regina Spektor’s “Folding Chair” to create the basic chord progressions for “Your Reality”.

来源: https://genius.com/Team-salvato-your-reality-lyrics

怪不得我说这么熟悉。Still Alive 的感情基调和编曲思路,加上 Folding Chair 的和弦进行啊。

关于 《心跳文学部》 (Doki Doki Literature Club)。 毛二力

网上各种评价、剧情解析、心得实在是数不胜数。所以本文就不写那些无聊的东西了。这是个元游戏(metagame),Monika 你不是喜欢meta吗,那我就来meta你。我才不会像普通玩家一样甜(甘い,天真,naïve),傻乎乎地跟着游戏系统走。

本文含有剧透。如果介意,请至少先通关“普通”结局。

警告:《心跳文学部》含有令人不安的、冲击性的内容,不适合儿童和容易受到刺激的玩家。

作者:初春飾利の部屋
技术博客……或者一些私货。
原文地址:Just Monika, 感谢原作者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