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

悲惨世界音乐剧-第二幕(10.27)

人月神话的BLOG 8 阅读

起义的学生筑起街垒,爱潘妮追随马吕斯来到了街垒,马吕斯让她送信给珂赛特,以使她离开危险的街垒。(At the Barricade)。但爱潘妮只见到了冉阿让,请他将信转交,然后独自徜徉在巴黎街头,幻想马吕斯的爱(On My Own)。沙威混进学生的队伍想要破坏他们的计划,却被机灵的流浪儿伽弗洛什识破身份(Little People)。爱潘妮重回街垒,却身受枪伤,死在马吕斯的怀里(A Little Fall of Rain)。

从爱潘妮送信,到自唱经典桥段on my own,再到爱潘妮中枪死在马吕斯怀里。这个桥段最经典的就是on my own段落。不管是10周年雷姨还是25周年版本,这个段落都是相对出彩的。

一个人,假装他就在我身旁

孤单单,他陪我走到天亮

他不在,我却能感受到他的拥抱

迷路上只需要闭上双眼,他就能找到我

悲惨世界里面基本上每个人都是一个悲剧角色,爱潘妮也如此,无法和深爱的人在一起,还得为了马吕斯给自己的情敌通风报信。一个人荡漾在街头,孤单的一个人,幻想着我自己的爱人在一起,相伴到永远。即使不可能,然而仍然心存幻想,幻想着漫漫黑夜能早点结束。

没有他,我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光秃的树木和陌生的背影

而我,一厢情愿,始终都是在自己在欺骗自己

没有我,他的世界依然如故,那里满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幸福

可以讲,on my own段落是听得让然心碎的段落,犹如前面的fanties death这个段落。

建造防御工事,战斗就要打响,我们严阵以待

Javerts Arrvial 混进队伍的沙威被流浪儿伽弗洛什识破,这个小段落很轻快,小孩的唱功了得,更喜欢25周年的这个小孩唱的。

爱潘妮重回街垒,却身受枪伤,但是马吕斯只关心着信是否送给了珂赛特,而没有看到已经身负重伤的爱潘妮,又是悲剧。你在这里,我已经心满意足,请抱紧我,在你怀你,保护我。

冉阿让读了马吕斯的信,来到街垒参加战斗。由于他的英勇表现,安灼拉要报答他。冉阿让请求将沙威交给他处置,并瞒着众人放走了沙威(First Attack)。在战争的间隙中,众人饮酒唱歌,各怀心事(Drink With Me),冉阿让望着熟睡的马吕斯,为他祈祷(Bring Him Home)。次日,第二轮战斗开始。伽弗洛什跑出街垒寻找弹药,不幸中枪牺牲(The Second Attack-Death of Gavroche)

坚守自己法律和信仰的沙威绝对不会说和冉阿让有任何的交换,而冉阿让本身也理解了沙威只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和他心中的正义,沙威并没有错,而沙威本身也是一个悲剧角色。在刚开始,投了银器被捉回来的冉阿让,被主教救下来后,导致冉阿让的信仰彻底重构。而这里被救下的沙威,原因的信仰开始崩塌,无法重建法律和人性间的平衡,也是导致后续沙威自尽的一个原因。

众人饮酒唱歌,各怀心事。

冉阿让为马吕斯祈祷,这个小段落节奏较慢,很温暖。主在上,听我祈祷,当我需要的时候,你总是在我身边。他还年轻,他就像我的儿子,请带他回家。请赐他平静,赐他喜悦。

在最后一轮战斗中,除了冉阿让和身受重伤的马吕斯幸免于难之外,起义者们全部牺牲(The Final Battle)。冉阿让背着马吕斯从下水道逃走,中途遇上了以盗尸为生的德纳第,他偷走了马吕斯的戒指和表(The Sewers— Dog Eats Dog)。在下水道出口,冉阿让碰上了沙威,请求沙威允许他把这个受伤的青年送回家,然后就可以任其处置。沙威同意了。但这时的沙威已经陷入了矛盾,他既无法接受自己被一个苦役犯所救的事实,也无法接受自己居然“善恶难辨”,最后投塞纳河自杀身亡(Javert's Suicide)。

战斗终是如此惨烈,为自由而战,但是自由的换来谈何容易,全部是烈士的鲜血。

冉阿让碰上了沙威,这次不是冉阿让逃走,而是被主动放走,注意这个小段落和第一次冉阿让为信守芳汀的誓言逃走去找珂赛特是同一个节奏段落,但是情感上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个人始终认为从放走沙威到救下马吕斯,冉阿让终成就了大爱。

沙威自杀前的独白很精彩,法律和正义,人性和大爱,内心的纠结和挣扎,自己坚守一生的东西难度真正错了吗?那自己最终又追求的是什么? 我代表法律,法律不能被亵渎,但是人性有伟大,我又如何能如此冷漠。

心如铁石的沙威,信仰崩塌,最终无法挑战法律,这里又有一个小段落重复Star里面片段,最终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而选择自杀。可以说沙威本身也是一个极大的悲剧人物。

战斗结束,但是世界似乎并没有改变(Turning),幸存的马吕斯沉浸在对朋友的追忆中(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与此同时,在珂赛特日夜照料下,马吕斯日渐康复,但不知到底是谁救了自己(Every Day)。在珂赛特与马吕斯的婚礼前,冉阿让主动向马吕斯坦白自己的过去,希望他能为自己保密,不要告诉珂赛特让她伤心。马吕斯听后大惊失色,默许了冉阿让离开的提议(Valjean's Confession)。

Turning段落,和前面的love and lady同样的曲调。一圈又一圈,最终又回到了原点。

在婚礼宴席上,德纳第不请自来,拿出戒指和表作为“证据”证明冉阿让是杀人犯,意图敲诈。马吕斯这才知道救命恩人正是冉阿让!他立即带着珂赛特赶往冉阿让的住处(The Wedding - Beggars at the Feast)。但是冉阿让已经快要死了(Epilogue)。最后,在亲人的陪伴下,冉阿让跟着芳汀、爱潘妮和所有牺牲的学生一起离开人间……(Finale)。

作者:人月神话的BLOG
原文地址:悲惨世界音乐剧-第二幕(10.27), 感谢原作者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