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

女性,悲剧英雄或真实士兵——对于《战地 5》预告片批评的另一种反思

二战期间英国 ATS 招募防空炮的女兵海报(大约1936-1941)

《战地5》(Battlefield V)预告片在 Youtube 放映后,负评至今居然仍高于正评 9 万之多,其中不免许多争议与不满。 《历史准确性与二战男性浪漫神圣场域:论〈战地 V〉的女兵性别争议》 (以下简称《男性浪漫神圣场域》)从这些回馈的评论中,得出「在西方意识形态与媒体传播下,弥漫着战场是男性独有的浪漫神圣场域,而女性在战争中的存在是对于历史亵渎的现象。」

尽管作者举证出女性参战的事实,以及对于《战地》系列对于历史还原度的回顾,试图论证出「《战地》在武器操作经验上不够逼真,相对来说,战争游戏中加入女兵角色是没如此破坏游玩体验的作法,却受到大力批评,显然是西方长久以来男性霸权的意识形态在背后操控着。」

作者的论述忽略很多关键的论证细节,甚至未考虑针对《战地5》的其他争议与女性议题之间的综合影响,偏重有关女性角色的争议,忽略其他玩家议论现实战争还原度不高的细节,以至于这个带有缺陷的结论在本文中将会予以否定,进一步地,笔者会解释这部预告片的视觉意象如何将女性塑造成一个虚构文本中的悲剧性英雄,证明 EA DICE 既不是以尝试还原少数族群历史为出发点,也没有办法扣合近年来的平权运动。

本文会分成三个部分讨论,第一是探讨《战地》系列塑造历史战争的拟真性,第二是列举女性在战争史上的定位,最后则是针对《战地5》预告片中的女性角色形象特征,在每一个部分会刻意采用与《男性浪漫神圣场域》一文相同例子作出反驳,同时也会提出新的证据予以补充。

《战地》系列与历史战争的拟真性

我们无法以统计数量来说《战地》系列有10款是虚构未来战争,只有4款是改编史实,所以《战地》系列没有还原历史战况的传统,而是要分成两种路线去思考。至今为止,《战地》系列中主要可分成近未来战争与历史改编战争类型,例如《战地2》和《战地2142》就是以未来虚构的战况为游戏背景所开发的,至于《战地1942》、《战地1》乃至《战地5》都是根据历史上所发生过的战争改编而来的。

不仅如此,针对改编历史路线的《战地》系列游戏,也不能只完全相信游戏公司的基本简介,还得根据游戏画面细节去分析。以《男性浪漫神圣场域》一文提出的《战地1》来说,此文认为「一战武器应当是难于使用、经常出状况,可是在游戏中却强如现代武器的自动枪械、超机动载具。」根据一战博物馆馆员的研究,《战地1》是部分拟真部分非精确的,比方多样化的枪枝模版几乎都是符合历史的,但是游戏中的枪枝并没有如实地易于卡弹出错,甚至红点准心和子弹没用完就填充弹药的作法也是不可能在当时所发生的。

在视觉上,《战地1》尽量地模拟历史场面可能有的要素,但是在操作上,易于上手提高娱乐性质,它刻意忽略或增添现实没有的要素。在很多社群讨论中,已经凸显出还原历史与追求娱乐的比例关系是一个受到众人所注意的议题,大部分的人可以接受为了满足方便提供辅助或简易的射击方式,但是在视觉上,如果一支雷射枪跑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游戏中,是无法苟同的,显然多数《战地》的玩家对于视觉上的冲击大过于在其他方面的容忍。

因此并不只有《男性浪漫神圣场域》所谓的触觉经验最为重要,在视觉上,一个女性和一个男性有着截然不同的视觉特征,在一款发行已久的游戏系列中,一个从未出现过的女性在预告片刻意聚焦下,在还未争论女性是否在历史上曾有参战过以前,感官上已经带来很大的冲击。

单就拟真度来说,每一款战争题材游戏或多或少都有还原现实的要素,每个游戏所强调逼真性各有不同,因此即使是高度拟真操控的《武装行动》系列( Arma)也不能说完全还原现实战争,所以每个玩家都会相互比较个别拟真的要素,比方大众普遍可接受《战地》比《使命招唤》更写实的论点,主要来自于多样化的武器选择以及营造如同战争般的大型战斗场面。

女性在战争史上的定位

在讨论《战地5》预告片中的女性士兵形象以及《男性浪漫神圣场域》一文对于女英雄的见解以前,简略地回顾女性在历史战争中占据的定位,以确立我们对于现实中女兵的状况,才能有助于反驳游戏公司加入这名女性角色是忠于现实,而不是塑造一个虚构的悲剧女英雄。

根据维基百科的基础资料,比较有争议性的是1914年就有女兵参战。可以确定的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大部分的女性主要是在战争中担任护理人员、厨师、洗衣工,或其他支援角色。唯一有具体让女性实际作战的是俄罗斯,但几乎都是以伪装成男性身分的方式参与。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具体让女性在前线作战的还是以苏俄为最有名,还出了一个知名的苏俄女狙击手 Roza Shanina,其他少部分国家像英国和法国则是让女性担任防空炮部队。

如果要探讨女性在世界大战争参战的情形,英国是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例子。这也不难想像为何改编自二战的《战地5》会设定预告片中的女兵属于英国的情形,但是这里特别描述一下英国女兵在二战的概况,我们就会发现当时女兵所能做的和游戏预告片中的女兵是天差地别的。

在 1941 年末的英国开始招募女性至兵工厂或军队中,最代表性的就是防空炮部队 Auxiliary Territorial Service (ATS),她们不是附属于男性士兵,而是有军阶的士兵,专门负责操控防空炮对付德军飞弹攻击以及操控探照灯。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她们有开火权,但只限于操控电脑仪器追踪击落飞弹,她们是不允许扣板机的,对于当时的军队来说,扣板机杀人太过「阳刚」(masculine) 。所以在1943年 Anti-Aircraft Command 部队中,男性负责装填和开枪,女性则递送弹药与操控仪器。

英国 ATS 防空炮部队女兵,1941年。

《战地5》预告片中女性角色形象特征

《男性浪漫神圣场域》一文质疑为何女性不能出现在战争题材游戏中的理由,一部分来自于确实有女性参战的历史纪录。而这段历史经历,笔者已经在第二章具体论证二战当时的英国女兵是完全不能参于前线作业,甚至扣板机射击的,更不用说她的服装在《战地5》所谓的玩家自选服装设定中变成不伦不类的装扮,更不用说一个身体残缺的士兵若还有办法如此勇猛作战,那肯定是万中之选的英雄人物,而不是任何一个现实战争中一般士兵会有的能力。

《男性浪漫神圣场域》另外一部分的质疑是有关战场在影视媒体中被神化为禁止女性而男性专有的场域,这个部分是现实中长久以来的历史传统,不完全是大众媒体的渲染神话。与其说在传统的战场是一个不容许女性加入的场合,只是因为男性阳刚与女性阴柔的道德风范,不论如说在身理结构上,女性也显然没有办法与男性有相同的竞争条件,由于这点的差异使得在现实世界的战争都是由男性所主导的场域,也同时塑造出男性阳刚好斗的刻板印象,但事实上就如同史实所述,女性也可以从事秘密间谍或狙击兵的方式作战,或者是操控微电脑防空炮。

为了证明女性实际上可以在虚构故事的战场获得成就,此文提出几款以女性英雄角色为名的射击游戏为例,例如《古墓奇兵》的萝拉,在这些例子下,作者显然也看待《战地5》预告片那位英国义肢女兵为一个女英雄(作者称为女性英雄主义的电玩)。只不过,在逻辑上已经有缺陷,这些举例的作品都是虚构故事,而非根据史实而来的,如笔者上述所分析的,过去《战地》系列针对改编历史战争题材对于视觉形象有一定程度的拟真传统,若要符合史实地加入女性士兵,却反而在预告片中塑造出突兀的形象特征,如前线持枪射击、非史实军装、义肢,甚至最后持类似狼牙棒的棍棒敲打。

《战地5 》预告片中的英国义肢女兵

结论

笔者认为大众对于《战地5》预告片的批评,不单只是第一次纳入女性角色为由,还包含向《使命招唤靠拢》的夸张戏剧化动作场面,武器夸大非写实的要素、玩家自选服装仪容设定等非拟真的要素,抹煞掉《战地》系列改编历史战争题材的的拟真特色。本文也论证出不论是在《战地5》预告片或者《男性浪漫神圣场域》一文,都预设女性为一个女英雄,而非符合史实的女性士兵。如此一来,不论是男性或女性的英雄主义,这种浪漫化而非历史性的看法反而混淆女性在历史战争或历史战争题材游戏中的重要性,换言之女性在《战地5》预告片中扮演的是一个虚构的悲剧女英雄(女性在战场上本身已经是弱势,身体却残缺,还能勇猛善战,典型的悲剧造英雄的脚本设定),而不是一个为了因应女性在历史战争的事实而引入的角色,这不正是违背《战地》历史战争题材类别的典型特色而受到玩家批评的正当理由吗?

参考

参考资料
参考影视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