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

健康类APP难道只是一个“心理安慰”的糖丸?【UXRen译#244】

13Tech 7 阅读

作者:JESSICA LIPSCHITZ and JOHN TOROUS | 翻译:Lily Zhou 审校:易帆

摘要:恐怕我们很难为控制实验找到一个很好的安慰剂。。

有句话这么说的,有些APP总是始于“惊天动地的口号”,然后消失在“烂俗的生活琐事”中。

我们现在几乎会用APP来做所有的事情,从找寻伴侣,保护我们的健康,到配镜前的处方检查。

但当这些APP与我们的健康有关时,总是很难判断其是否奏效,无论他们时用来治疗抑郁还是糖料病的。这一问题微妙之处在于,这些医疗APP,看起来能大幅减少我们为健康买单的费用——如果我们能判断它们有用的话。就像其他所有与保健有关的事情一样,测试这些APP的效果需要严密且有规划的实验,这使得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个领域最大的一个挑战:要找到一个APP的安慰剂非常难。

经长期科学实验表明,随机对照试验能有效证明新医学治疗作用。在这些试验中,参与者会被随机分配到治疗组接受实验干预,或者被分配到控制组接受所谓的控制条件。控制条件可能是已经确定有效的疗法,完全不治疗(有时候也称为等待名单),或者安慰剂。一般来讲,安慰剂是一种糖丸,其大小和颜色斗鱼实验药物相匹配,但并不提供任何一种生物活性剂。干预之后,比较两组结果可以看出研究的对象是否有作用。

安慰剂控制小组是十分有参考意义的一个对照组,因为参与者并不知道他们是治疗组还是对照组,这意味着他们与治疗组一样,对于疗效提升与副作用改善抱有同样的期望,但实际上,这些期望本身也会对结果产生积极的影响——这就是所谓的安慰剂效应。这一研究表示,这两个群体中的一些人可以在实际未受干预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地得到改善。

这也是为何我们在数字健康实验中也需要一个同样的变量作为糖丸,没有安慰剂,我们并不能判断治疗的实际效果,因为我们没有控制用户的预期对结果的影响。

这在最近一个18组的随机对照实验中得到了很好地阐释,我们评估了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对缓解抑郁症的有效性。在研究中,我们对比了一个智能手机APP与一个等待列表作为控制条件,看起来智能手机APP对于缓解抑郁症状疗效不错。但是,当对照组参与者被分配使用一些其他看起来并不会有什么用的APP,如日志记录等,智能手机APP的有效性居然下降了61%,这一差异与安慰剂效应的预期何其相似。

但是,制造出可以具备糖丸同等功用的假APP是很具有挑战性的,在移动医疗中,我们对于所谓“活性成分”具备的特征并没有十分透彻的理解,因此我们经常会面对相冲突的问题。有时候,我们放弃创造一个假APP并使用其他控制变量(如等待列表等),这会让APP的功效看起来比它实际所能发挥的更大,因为这一效果的最终呈现其实是APP效果+预期效果。有些时候,我们会不经意间提供具有“活性成分”的安慰剂应用程序,并人为地使APP的影响比实际效果小。

最近一项关于颇为流行的冥想APP“Headspace”的研究十分恰当地证明了数字安慰剂的复杂性。在这一研究中,一个假的冥想APP使用“Headspace”的界面并提供一些呼吸练习,并指导用户冥想,且这一假冥想APP是在“Headspace”的联合创始人Andy Puddicombe指导下完成的。但区别在于,这一假的冥想APP并不包括“Headspace”APP中关于核心原则的讨论,也不提供循序渐进的注意力形成指导,假的冥想APP只有一个练习。

结果如何?研究者发现,两组参与者的注意力集中均有有所提升。相比而言,提供循序渐进且多样化的注意力练习,并没有比单一训练法提供什么额外的有用之处。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理想的安慰剂,因为这两个APP非常相似,但也意味着,比之“Headspace”,这一安慰剂可能提供了很多更为丰富的“活性成分”。而且,除了研究“Headspace”这一APP本身,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冥想指导及内容多样化内容可能并没有带来像Headspace这样的冥想APP所观察到的结果。这一研究也增加了一些其他非安慰剂对照试验,研究表明,“Headspace”可能提升正念或减缓抑郁,但同样,我们并不能就此得出关于其有效性的结论。

“Headspace”的研究表明,在数字健康中识别具有同等效用的糖丸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但是在整个行为健康领域中设计一个安慰剂是有一定难度的,如你所想象的,很难提供”假“的治疗手段。这这意味着,非安慰剂控制组(一般指等待列表或者日常疗法)一般而言并不控制参与者预期。同时这也说明,我们经常会把实验治疗与我们知道包含实验干预的”活性成分“进行比较。举例来说,我们可能会对比八个疗程的认知行为疗法与支持疗法,这两种疗法均由具有临床执业执照的医生提供8小时的检验和支持,但相比而言,支持疗法在很大程度上是非结构化的,认知行为疗法一般会更关注用特定的运动,来改变有可能演化为心理问题的一些想法和行为模式。问题在于,支持性疗法提供了认知行为疗法的一种”活性成分“——治疗师和患者的连接,这一设计也让其影响看起来更小。

行为健康并不是唯一与此规则斗争的领域,像外科学这样的领域同样也没有明确的同等功效的糖丸,通常来说,麻醉剂都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更不要说使用一些假性协议来对病人进行手术,一直以来,这一话题在循证外科治疗的发展中都饱受争议。

或者,从更复杂的角度来说,看起来似乎几乎很少有东西能影响到安慰剂的效果,举例来说,在药物试验中,被广为接受的一个理论是糖丸的颜色会对疗效有影响,有时候,类似的效果也会发生在数字健康APP中。比如,下图来自我们团队正在研究的一个健康类APP,用户可以通过单机屏幕按钮来改变主屏幕颜色。

我们正在验证这一假设:屏幕背景颜色的改变,会影响到APP对用户的情绪报告。有一些高质量的正在运行的数字健康随机疗法会涉及对变量的理解和运算,也会影响到安慰剂的效果,即便这些变量看起来无关紧要甚至并非结果导向。

所以,作为一个消费者,你因该信任并使用那些健康类APP呢?

更多高质量的随机对照实验会随之进行,而关于“Headspace”的研究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了一步。同时,根据现有证据与结论,我们可以看到,人们使用“Headspace”这类的软件还是能得到一些提升的。当然,对于一些严重的医学检查,医疗专业人士强有力的治疗关系依旧是黄金法则,但更多的APP正成为值得一试的补充,因此,尽管这些APP背后的医学应用不断发展,证明这些发展有用的最好证据,恐怕还是需要你能发现一款真正对你自己有用的APP。

费斯汀格法则告诉我们:生活中的10%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组成,而另外的90%则由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决定。最有效的“安慰剂”与“活性成分”恐怕是来自于自己的意念和坚持。


更多译文:

全新的电商体验,请不要忽略这6个要素
优秀用户体验设计师的12个特质
为什么用户体验设计要与时俱进
游戏UX:如何与你的玩家共情
总在AB测,千万别忽略了“多因素测试”这把利器
全部200+篇译文>>
申请加入UXRen翻译组>>

uxren-fanyizu-00


译者: Lily Zhou(周改丽) 审校: 易帆

作者:JESSICA LIPSCHITZ and JOHN TOROUS

原文标题:《Why It’s So Hard to Figure Out Whether Health Apps Work》

原文链接:https://slate.com/technology/2018/05/health-apps-like-headspace-are-hard-to-study-because-we-cant-make-good-placebo-apps.html

发布日期:MAY 10, 2018

版权声明:

作者:13Tech
专注用户体验,只为UXRe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