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

为了让你用上正版字体,他辞职花了 2 年造字

优设-UISDC 7 阅读

过去两年,他几乎每天都在自己的工作室,喝着茶,一笔一划地画下一个又一个汉字。他想给中国大街小巷的招牌字,带来多一种选择。他还想让所有人都用得起正版的中文字体。他就是喜鹊造字创始人,字体设计师,叶天宇。

一、「我想做隽永的设计」

我希望能做一些隽永的东西,希望自己的设计的生命力能够长一点。

UX Coffee: 你一开始怎么接触到设计的?怎么会对字体设计产生兴趣的呢?

叶天宇: 上大学前,我不知道什么叫设计,但就比较喜欢「玩字」。老师知道我的情况之后,就建议我去参加字体比赛。后来,我花了两个多月时间,设计了一份字稿,拿去参加了方正公司当年举办的字体比赛,拿了一个三等奖。

那年的比赛作品后来在中央美院展出,那次展出给了我很大的冲击——我发现这些作品都特别精彩。我当时就想,如果大家做设计的时候能真的用到这些字体,那该会是一件多么璀璨的事儿啊!如果我能把我的作品,做成一套完整的字库给大家使用。那就能给大家在做设计的时候多一个字体的选择。

UX Coffee: 你是从小就练字吗?

叶天宇: 我没有练过书法,只是觉得字体字形这事特别美好,尤其是汉字。可能就是因为没怎么练过字,所以我做字并不一定会遵循我们传统的那种标准,我会想去用字来表达我想表达的情绪。

其实字体设计并不像书法——书法是艺术,而设计是给人服务的。我学习字的方式主要是看古籍,我会经常去潘家园收一些古籍、旧书,或者是去国家图书馆看一些古籍善本。

UX Coffee: 毕业以后,你一开始是在互联网公司做 UI设计的工作,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决定要辞职,全身心地投入去做字体设计这件事的呢?

叶天宇: 我一开始进入互联网公司做设计的理由特别简单——就是挣得多。当时我们公司大概每两周就要更新网站的界面,时间很赶,我的设计大多是匆匆忙忙地做出来就去上线,我感觉我总是在不停地在迭代自己的东西。虽然挣到了钱,但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浮躁。虽然每天都很忙,但并不真正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我想做出属于自己的作品。如果我做一年,都没有做出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给别人看看,我就觉得好像自己没在好好活着。当时唯一能让我觉得特别舒服、放松的事情,就是没事随便在纸上画个字的草稿。

对我来说,做字就像跑步健身一样,它给我带来一种确定的满足感。你经常坚持跑步,你的心肺功肯定会变好。做字也是,只要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往下做,我就会逐渐地感觉到自己做得越来越好。这个感觉是很美妙的,我平时很难找到这种感觉。

我希望能做一些隽永的东西,希望自己的设计的生命力能够长一点。

比如说,中国银行的标志从被设计出来到现在用了三十多年,那就是它的设计生命力。再比如我们可能看腻了的宋体、黑体,其实那都是一九五几年时,上海字体研究所的老前辈们用手画出来的。这些字体到现在用了好几十年了,我觉得它们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一百年也不会死掉,因为它有足够强的设计生命力。我当时想,如果我也能做类似这样的事情,那会是很满足、很长久的一种感觉。

2016年,我彻底辞职,也推掉了所有的私活,自己一个人在家。那年春节刚好有一场字体比赛。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在家做字,去投稿参赛。我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那两个月纯粹做字的感觉,那种感觉就是,虽然我每天都做得很久但我不腻,而且还会期待第二天接着完善那套字。

我先是想,我是不是能找一份不太忙的工作,这样有更多的业余时间去做字。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想,既然我这么喜欢,我为什么不专门做这个事儿呢?

当时我有一些积蓄,能支持自己一段时间的生活。我当时就想,哪怕这个事儿只能做一两年,但能按照自己想的方式去生活,就挺值的!这样之后,我就决定了自己全职去做字。

UX Coffee: 这两年闭关做字的过程当中有心里打鼓的时候吗?

叶天宇: 确实有心里没底的时候,因为你不知道它会怎么样,不知道我做的字会不会受欢迎,能不能卖出去。当时我就安慰自己,就算这个事儿我今天做不下去了,那我也按我想活的方式活了一年,足够痛快!有多少人这一辈子都没这么活过一年。

二、用产品思维做字

做设计不是艺术,我们一定是解决某些问题:「作品能用来做什么?能够给到别人什么东西?」

UX Coffee: 为什么公司名字叫「喜鹊造字」?

叶天宇: 我一直都希望我公司的名字是自然而且坚定地萌生出来的,而不是把它当做一个文案作业,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着急起名,我一直在等那个灵感。

17年有一天早上,我走出家门,突然看到一只喜鹊从眼前飞过。喜鹊比普通的鸟大,离得近的是你就能看到它展翅的样子,特别漂亮,但那时候我并没有多想什么。后来没过多久又有一天,又有一只喜鹊从我头顶飞过,而且它的嘴里衔着一枝树杈。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那个梦里有一只全身五彩斑斓的喜鹊,嘴里叼着一根树枝。我再定睛一看,那不是树枝,而是一个宋体的横笔画。你可能觉得我是在编故事,但是确实是真的。

醒来之后我就在想——「喜鹊」,这名字是个开口音,读起来特别轻松。把我在做的几个字体的名字加在后面,就变成了「喜鹊招牌体」、「喜鹊乐敦体」……都很顺口。而且像锤子、小米、苹果一样,喜鹊它是一个具象的形象,也寓意美好吉祥,各方面都觉得不错,于是就定了这个名字。

UX Coffee: 当时是怎么想到要先去做「招牌体」的呢?

叶天宇: 我觉得做设计不是艺术,而一定是去解决某些问题——作品能用来做什么?能够给到别人什么东西?

我观察到,北京满大街的招牌,无论是中国移动还是沙县小吃,招牌同质化非常严重。我就想,如果我能做一种字,哪怕只被某一家店用作招牌的字体,我也会觉得为这个城市做了些事情,我就会很高兴。

我一开始就想要做一套有中国风味的字体。考虑到细体字用在牌匾会显得有些单薄,所以最开始,我定的方向就是做一套比较粗的楷体。

我很认同一句话——「创意绝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所以我做字之前会去看很多古籍。我当时找到一本嘉靖年间的手抄善本,它是这套字的一个重要参考。

UX Coffee: 有考虑过做 UI 正文字吗?

叶天宇: 有的。我内心其实对宋体和黑体有非常浓厚的情感,但一开始决定做标题字是出于对公司定位的考虑。正文字要求的数量,要比标题字翻一倍。而且宋体和黑体的辨识度要低很多,如果你把苹方、思源黑体、微软雅黑这些字摆到一起,绝大部分人都无法分辨。如果我初期把精力全都放在这上面,做完后大家看不出来特别的地方,我就很难打出自己的品牌。所以我在最开始定位的时候,就想做一些能一下子让大家看到差异化的东西。

三、一套字是怎么被做出来的?

有了统一的规则,才能做出一套有整体感的字库。

UX Coffee: 能介绍一下一套字库诞生的过程吗?

叶天宇: 我一般会在纸上先随便画几个字,找一找感觉。我觉得如果直接在电脑上画出来,会有点失去手绘字的生命力。然后我会去继续去画几十、上百个字作为整套字库的基础,这些字要包含汉字的绝大部分偏旁部首。一般是先在纸上画草稿,然后导进电脑做出这些字的矢量,再从中提取偏旁部首库,汇总、整理之后,再去做新的字。

然后就是把字库里面的字一个一个全都画好,这个过程会比较长。最初的五六十个字,可能需要一两周来摸索,因为那是从无到有的一个过程,它会定义一套字的基本规则。

UX Coffee: 什么叫一套字的规则呢?能举些例子吗?

叶天宇: 比如说,汉字的横有长横、短横、中横,撇有大撇、小撇和点撇,捺也有长捺和短捺,横和竖之间的比例关系,每个笔画结尾的钝笔——所有这些地方的处理方式构成了一个字库的规则。只有有了统一的规则,才能做出一套有整体感的字库。这个规则要在做字的一开始就确立好,如果中间不停地改规则,每个字都有自己的个性的话就会显得散乱了。

尽管很多字都可以用笔画来拼,但很多地方还是要具体分析。比如「三点水」这个偏旁,「汁」字的右半边很空旷,这个字的三点水会比较大,而「湘」字的右半边比较大,所以留给三点水的空间就很少。你需要设计很多种统一风格但又不一样的三点水。每个字都要单独分析,都需要经过一定的调整来让这个字看起来舒服。

UX Coffee: 中文字体和英文字体在设计上有什么区别吗?

叶天宇: 像西文大师小林章先生说的那样,西文字最大的难点就是一套西文字体的 Kerning 其实可以无穷无尽地调整。而汉字在这方面不需要这么复杂,只需要把方块内的事情做好就行。

但中文和西文的字量是差很多的,招牌体的英文字库可能也就花了我不到一个月,但中文部分做了将近一年半。这可能也是相对英文字体来说,中文字体数量很少的原因。

△ 招牌体英文字库部分

五、会有人工智能造字的一天吗?

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UX Coffee: 中文造字是一个繁重的工作,这两年我们看到有一些开始使用人工智能去造字的尝试,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叶天宇: 我觉得这会是一件大好事。人工智能还不能代替设计师的创意,但它可以辅助我们更有效率地做字,大大缩短我们做字的时间。

年初阿里推出了一套「智能黑体」,像黑体这种规则相对简单的中文字就很适合用人工智能技术来做,那我们人类设计师就可以省出时间来去做更多有质感、温度和生命力的字体。未来,字体设计师可能主要就负责做最开始的几十、几百个字样,人工智能负责做剩下的批量造字的工作,然后再由设计师做一些细节调整就可以了,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六、为自己的字办「婚礼」

对于爱而言,仪式感就是最大的尊重。

UX Coffee: 闭关造字两年之后,你为自己做的字体做了一件特别有仪式感的事情,能和大家讲讲吗?

叶天宇: 很多字库厂商发一款新字时,就写一篇公众号文章或在微博上发一组图片就算是发布了,我觉得那样有点对不起做字人在开发过程中付出的心血。

我觉得「对于爱而言,仪式感就是最大的尊重」。既然我已经花了一年半来做字,我也希望能够把我的字用最好的方式展示出来。

△ 喜鹊招牌体

我想给大家展示我的字有多好看,它能被怎么用,想大家能很愉快地享受到我这个字体的美感,于是我就做了一个 MV。做了 MV 后我觉得还不够,就想到了开一场发布会,算是给自己一个毕业答辩的感觉。

UX Coffee: 那场发布会之后,那个字体视频变得非常火爆,连共青团中央的微博都转发了,之后很多大媒体也都争相报道,这些事情对你自己有什么影响吗?

叶天宇: 对,有好多包括 UX Coffee 这样的媒体,想听我们的故事,帮我做一些传播,这些事情本意都是很好的,但我发现如果我一直都在做这些事情,就没有时间做字了。

那是我头一次意识到了「权衡」。我想如果我把时间都花在推广宣传上,虽然确实对传播和销售有很大的好处,但长此以往,肯定会影响到新作品的质量,长久来看,反而会失去大家的好感。所以,后来我就决定推掉大部分这样的事情,这样能让我花更多时间和我的伙伴在一起做字。

UX Coffee: 「喜鹊造字」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叶天宇: 我们接下来会再推出两套新的字,「聚珍体」和「在山林体」。

长期来说,我想要做一款被人们长久使用的字体,不一定说要持续多少年,反正能够为大家所用就挺好的。每个字体都有自己的时代性,胖头鱼体、水柱体、珊瑚体这些十几年前流行的字体,它的生命就在那一段时间绽放。我不能、也不敢说自己哪一套字能活多长时间。但这东西如果能长久得被人使用的话,那对我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七、「要让所有人都用得起正版字库」

UX Coffee: 一般的中文字体都要卖几千甚至上万元的授权费用,你的字体最贵的也只要99块钱一套,你对字体定价这件事情是怎么考虑的?你能养活自己吗?

叶天宇: 我之前读《世界现代设计史》里提到包豪斯设计学院的故事,给了我很大的冲击。包豪斯的创始人叫格罗佩斯,他做了很多公益项目来解决社会问题,他说现代设计就是要「设计为民」——我看了特别有感触。

我觉得如果我做的字能被大众使用,就也算是「设计为民」吧。

关于定价,我们先不说多少钱大家能买得起,其实我觉得更大的问题在于很多人还不知道字体这件事情是要收费的。因为现在大部分中文字体定价都是成千上万元,很少有人会愿意去买这么贵的正版字。

无论你怎么呼吁使用正版,如果大家都买不起,那就没有办法支持正版,所以我愿意用一个很低的价格来做这件事情。我后来就在想,如果我想接下来再做一年,我需要多少钱。我大概算了一下,就定了99块钱这个价格。我觉得这会是一个挺有意思的尝试,反正我也不想靠这个挣大钱,只希望能继续往下做就好。

目前的收入来看,已经能至少让我在接下来一年推出新的字了。我做的字越多,买我字的人可能也就越多,希望能形成一个正向循环吧。

如果你对我的字体感兴趣,你可以关注公众号「喜鹊造字」,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和字体的购买方式。你也可以在淘宝上搜「喜鹊造字」直接购买。

叶天宇曾在他的公众号里写道:

我的梦想就是希望能够不停地做字, 一年一年不停产出很多美而有趣,又优质的字体给大家用。我能创造字体,字能养活我即可。我享受这种生活状态。

别人问:做字体要是真的没捞到什么好,你后悔不?

我说:都说了我是喜鹊,是飞翔的鸟儿。像那句话讲:天空没有留下痕迹,但是鸟儿已经飞过。你不知道它飞得有多快乐。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内搜索「UXCoffee」,关注 UX Coffee 设计咖 微信公众账号:

uxcoffeeqr

「更多设计师专访」

================ 明星栏目推荐 ================

优优教程网 UiiiUiii.com 是优设旗下优质中文教程网站,分享了大量PS、AE、AI、C4D等中文教程,为零基础设计爱好者也准备了贴心的 知识树专栏 。开启免费自学新篇章,按照我们的专栏一步步学习,一定可以迅速上手并制作出酷炫的视觉效果。

设计导航 :国内人气最高的设计网址导航,设计师必备: http://hao.uisdc.com

作者:优设-UISDC
优秀网页设计联盟-SDC-网页设计师交流平台-听讲座,聊设计,找素材,尽在优设网
原文地址:为了让你用上正版字体,他辞职花了 2 年造字, 感谢原作者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