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

西二旗程序员杀人事件

程序师 97 阅读

(一)凶器

今天我想杀人,即便做不到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也要伏尸二人,血溅五步。

杀人这个念头,我曾经冒出过不止百遍,今天我终于下定决心要付诸实践。

无论如何,今天必须杀人,神来杀神,佛来杀佛,魔来杀魔。

要是有把AK47最好,见人就突突,杀他个片甲不留。在被武警击毙之前,我应该能杀尽所有的仇人。

不过鉴于我国禁枪,一时半会儿我也没有门路搞到枪,而我今天又必须杀人,我决定放弃用枪的想法。

我想到了菜刀,厨房里就有一把,是隔壁租户不远千里,从日本带回来的,锋利无比,削肉如泥。我曾经亲眼目睹他们用那把刀,轻而易举地就把一整只白条鸡碎尸万段。

菜刀虽好,但短时间内只能杀一个人,没法多线程。倘若他们一群人奋起反抗,我可能会招架不住,不一定是他们对手。

我忽地想起了我那把弩,它用的是最好的木材,最好的竹子,最好的铆钉,最好的马尾,还有最好的箭镞。

那把弩是我利用业余时间,翻阅各种资料,耗时数月打造而成。不敢说百分百还原了三国时代的诸葛连弩,至少有五成。

我这把弩能够连发五支箭。去年回乡下老家的时候,我曾用这把弩射杀了一只黄鼠狼和邻居家若干只鸡。

近距离的话,弩箭的杀伤力足够强。不过只有达到一箭封喉的射击准度,我才能确保将仇人真得杀死,然而我并没有那么高超的技术。

我思索良久,心中有了一个计划:我先用弩把仇人射伤,减弱他们的战斗力,随后再拿菜刀把他们终结。

菜刀与诸葛连弩的配合堪称完美。

(二)目标

A,蓝妖精(必杀)

蓝妖精毕业于某农业大学畜牧业,30岁之前一直在一家农场负责种猪培育,35岁空降到我们公司。她半点互联网技术都不懂,然而却是我们部门的技术总监。

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的小姨子,关系硬就是横,无人敢惹。我猜想她之所以不去当什么人力资源总监,商务拓展总监,是因为我们这群程序员比较听话,好管理,好驾驭。

每次部门例会,她都脏话连连,把我们程序员说的一无是处,贬低的一文不值。另外我几次申请加薪,她都拒绝给我签字。

昨天的年会上,她居然还被评为年度优秀总监。

这种靠旁门左道位居高位,自己身无长物的关系户该杀。

B,费大仁(必杀)

费大仁是我的直系老大,名字叫大仁,却不怎么仁义,典型的笑面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总是喜欢给我画大饼。当初信誓旦旦的承诺,现如今一件也没兑现。

更为可气的是只要线上产品出问题,就让我们这群小弟背锅,天天拿KPI压着我。

我第一年来的时候,没日没夜地加班,一年的产出甚至能抵得上两个老员工。年终的时候却背了个最低绩效,当时作为新人,我忍了。

今年是我来的第二年,又到年底了,我竟然又背了个最低绩效。那个刚入职的应届生小武居然都比我绩效好。昨天年会上,小武被评为公司年度优秀新人,奖励苹果笔记本一台。我一打听才知晓原来小武是公司一位副总的小舅子。

这种溜须拍马,欺软怕硬的老大该杀。

C,苟朴实(必杀)

苟朴实作为部门的老员工,天天倚老卖老,对我颐指气使。他把所有脏活累活都推给我做,还把我的劳动成果占为己有。牛皮吹得吱吱作响,肚子里却是如也空空。

此人喜欢越级打小报告,是蓝妖精安插在我们组的眼线,我们一举一动都会被告发到蓝妖精那里。

这种汉奸走狗,老奸巨猾的老员工该杀。

D,汪走眼(必杀)

作为与我对口的产品经理,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对于产品经常看走眼。他天天给我提一些不切合实际的需求。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实现了他的设计,这货居然又要改需求,害得我一遍遍地重来。大部分我加的班都是为了他那些破需求。

我反驳他,他总是请出蓝妖精来压我。

这种没有独立人格,独立思考能力的产品经理该杀。

E,吴事左(必杀)

作为我程序的测试员。他每天就知道在工位上玩手机,按时上班时下班。我把程序给他了,他说他测了,信誓旦旦地保证没啥毛病,还一个劲儿的恭维我的代码水平高超。可是每次上线,我负责的产品总会出那么些低级问题,害的我不停地背锅,一个一个又一个。

这种拿钱不办事,得过且过的测试员该杀。

……

(三)出发

我从衣橱顶上找到了那把布满灰尘的弩,还有若干支未曾沾过血的箭镞。

我去厨房找菜刀的时候,正碰到隔壁合租小情侣正粘在一起做早饭。他煎蛋,她打豆浆,二人协作,默契十足。寒冷的冬季里,我被这对狗男女狠狠地撒了把狗粮,我只觉得浑身寒颤。我决定先杀了这对狗男女,然后再去公司解决那群坏蛋。

我要声明,我之所以想杀这对小情侣并不是因为我嫉妒他们。而是我愤恨,我们美其名曰是合租,实际上他们霸占了厨房,霸占了客厅,厕所的盥洗池都霸占了。

更令我忍无可忍的是他们每晚都制造噪音,几个月下来,害得我患上了神经衰弱。我几次上门委婉跟他们讲,他们不但没有丝毫歉意,反而变本加厉。

反正要杀人,也不在乎多杀两个。

那男的是个健身教练,倘若与他刚正面,肯定是刚不过。我必须从他背后袭击,给他一个冷不防。我设想我可以躲在屋子里,等他开门准备外出的时候,直接给他一发弩箭。

至于那女的,从前我跟她吵架从来都吵不赢。我决定先制服她,把她捆起来,封住她的嘴,先好好跟她聊聊人生,然后再做掉她。

我听到他们端着早餐进了屋,我端着诸葛连弩守在他们门口,只要门一开,人出来,我立马射出去。

我隐约听到里面小情侣的对话。

女的说:最近这网速怎么这么慢?

男的说:我找到原因了,不怪联通,是隔壁那个程序员改了路由器的配置,一会儿我要去跟他好好谈谈,最近肝火有点旺,需要找个人泻火。

我决定不杀小情侣了,太浪费时间。

时间宝贵,不能错过最佳杀人时机。我必须赶紧出发,赶在大家上班之前进入公司,好好地布置一下杀人现场。

(四)布置

我背起电脑包,快步跑出门。我的电脑包里装着一把菜刀,还有一把弩。

地铁是上不去的,安检太严格。公交车太挤,又开得慢,也不成。我扫了几辆共享单车,均未成功。反正要杀人了,也没必要省钱了,我拦了辆出租车。

要不是怕提前暴露,我真想一刀解决了出租车司机。这家伙一路上说个不停,不住地跟我炫耀他家有几套拆迁房,每个月收房租就好几万,开出租车只是打发时间。既然你不差钱,你开出租车是业余爱好,为什么还要带着我兜圈,故意绕路,多收我钱,难道就是想跟我多唠会嗑吗?

终于到公司了,我一看手机才八点,连上班最早的前台小妹都还没到。我淡定地刷卡进入公司。我在走廊每个花盆的后面都藏了几支箭镞,一边走,一边幻想着《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雷诺大叔杀人的场景。

一会儿将要有一场恶战,能不能全身而退,就看这布置了。

等我布置完作案现场,已经是八点半了。我打开电脑,摆出一副正在认真写程序的样子。大家陆续进屋,像往常一样,互相装模作样地寒暄。

行政小玲今天穿了件特别好看的红色毛衣,在我身旁走过的时候,我抬头,她冲我笑了笑。她面若桃花,我如沐春风。不知道待会看到我杀人如麻的样子,她会作何感想,真希望她能把我当成英雄。

(五)行动

十点钟的时候,我准备行动了。

忽然,聊天软件弹出了一条消息:筒哥,来我工位,咱俩聊聊。是我的测试——吴事左发来的。难道这厮知道我今天要做掉他,想求我不要杀他?亦或者是想先下手为强?

我怀揣那把菜刀来到了他的工位,只见他正在收拾桌子。吴事左见我来了,起身面向我,眼神里透着真诚,他说:“筒哥,一年多了,对不住啊,让你背了许多锅。我今天就离职了。”

我诧异:“离职?哪家公司?”

吴事左放下手里的纸箱,说:“不干测试了。回老家开饭馆。”

我疑惑:“怎么就走了呢?”

吴事左叹了口气:“我租的棚户区给拆了,周围房租太高。一年也攒不下几个钱,老婆刚怀孕,回老家能过得舒服点。”

我一时语塞。

吴事左挤出坏笑说:“筒哥,我上个星期认真地测了一下安卓和ios的接口调用,给你找出了26个bug。其中需要紧急修补的有2个,可以在下个版本修补的10个,不修也没事的14个。”

“我艹。”我差点吐血,他这真是毕其功于一役呀。离职前突然这么上心工作,我要是因为他工作态度而杀他,反倒是有些冤枉他了。

我决定放他一马,主要是他老婆刚怀上孕,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更重要的是他准备金盆洗手不干测试了,以后也不会去祸害别的程序员,给他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在回工位的路上,我碰到了与我对口的产品经理—汪走眼。真是冤家路窄,阎王让你三更死,你休想到五更。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汪走眼贼眉鼠眼地看着我说:“筒叔,想看新机会吗?”

我从怀里准备拿出来的菜刀又放了回去,“你跳槽了?”

汪走眼在我耳边小声说:“是一个新独角兽创业公司。他们特别缺人,给的钱不少。有几个岗位我觉得筒叔你特别合适。”

“我还是再看看吧,不急。”

从前一直撕逼,甚至几次差点动手,互相不服气的仇人,跳槽的时候他居然还能想着我,我竟然有些感动。

算了,心肠太软,不适合做杀手,暂且留他一条狗命。

我路过公司的公示栏,扫了一眼,看到蓝妖精跟她的狗腿子苟朴实被借调到了子公司。蓝妖精去做子公司的一把手,苟朴实去做子公司一个部门的头头。

二人昨天年会结束后,就迫不及待地搬去了子公司,算他俩命大,我暂时也没法追到子公司去杀人。

好在我还有一个人可以杀,那人便是我的老大—–费大仁。然而天不遂人愿,费大仁今天休假一天,居然没来。

(六)结局

不行,我今天必须杀人,不管是谁,哪怕随便杀一个也行。无辜被我杀的人,千万别怪我手黑,是坏人太狡猾,他们似乎洞穿了我的想法,一个个都逃跑了。

杀人之前,我不想留有把柄与bug给世人,那将会是一个程序员的耻辱。

坐在电脑前,我开始着手修改吴事左给我提的那些bug。等我修改完那20多个bug后,已经是凌晨11点了,此时公司里人都已走光。

月黑风高夜,寂寞杀人时。

还有一个小时,今天就过去了,而我今天必须要杀人。是必须。可是,此时我该杀谁。

我只觉得身上无比燥热,我透不过气来。我打开窗户,站在窗前,伸头出去,望着楼底下蝼蚁般的车辆与人群,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

一个奇怪的念头在我脑海里盘旋:若是从这里掉下去,会不会在地上砸个窟窿。

……

作者:程序师
用程序师的眼光看世界
原文地址:西二旗程序员杀人事件, 感谢原作者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