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

沉思杂感

小默的博客 18 阅读
 

我又再次深陷虚无与困顿之中,我们给自身所加的限制是否太多?我们除了今天的生活方式就没有别的了吗?我们是自己真正在生活着,还是从来都只是太过于懒惰而选择盲目跟随既有的模式来生活?我们真的能安心地合群生活,活成别人眼中所期待的样子吗?

忙忙碌碌的每一天,每个人行色匆匆,与时间相互追赶,把新鲜的一天天过成了单调重复的同一天,真有什么事儿是非做不可的吗?三十米外的两个人在无意义地争吵,争吵的根源只是情绪的波动罢了,一时兴起,为逞话语的快感而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地争执,你们俩还不如直接决斗来得干脆!

我因无法忍受争吵的噪音而从室内的角落挪坐到了大堂落地玻璃外的石阶上,客气的保安迅速过来请我挪到十米以外的石头上去坐着,也许是担心我这么一坐,有损这耸入云霄的高端写字楼的形象吧。我无心与他争辩什么,因为这并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怕多说无益的话而扰乱了此刻内心的思绪。

儿时不读书,嬉闹贪欢有何不可?大家都是几十年的人间之行,一样的。没必要拘谨畏缩地生活,人往来于天地间,自在如一阵灵动的风。没来由的规定与制约几乎都是外来的,我们何必不清不楚地一味将就于它们?它们是否经得起质问与怀疑?我们是否真的知道遵守规定这种行为的最初动机到底是什么?

问一个五六岁的孩童长大的梦想,他们会五花八门地在想象的世界里畅游,而问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他们通常已局限在了“我要考一所好大学”这个可以博得同龄与年长的众人赞许的回答。这真的是他们能够想到的未来吗?大学是什么,他们真的可以在还没有经历过的这么多年之前就满心向往吗?他们的思想还没有成型,他们只是在学习周围人们的生活方式与思考方向罢了,耳濡目染,久而久之已满心偏见地堕于生活之网,他们误以为自己看到与听到的就是自己的思想了吧。

古往今来,心灵鸡汤与励志故事从不缺乏,我们满口仁义道德地生活在人群之间,我们追逐连自己都不了解的梦想,我们终于活成了面貌模糊的众人之一员。而我们又常满心偏见,自认高人一等,在分别心与等级观念的驱使下摸爬滚打,追逐着名声与利益,一心想过上受人尊重的生活。可是,一个人越想得到的,不正是他一直以来缺少的吗?一个人极力在众人中展现自我,不过是由于心底的自卑与不自信罢了。风光外表之下孤独与空寂的心灵,就只有他自己懂得了,又或者他从未发觉。我倒觉得,从未发觉对他来说该是一种幸福吧。而真正注重于内在的人,根本无需表现什么或者多说什么,因为他们不需要来自外界的过多的声音,他们的心已然充满了力量。

我仍旧回答不出“我是谁”这个老掉牙的问题。读书时,我佩戴校卡,我是个学生,我有自己的学号;工作了,我戴上工牌,我是个职员,我有自己的工号;开车时我是司机,旅游时我是游客,在家里我是父母的儿子,在好友间我是他们的朋友。可这许多身份堆积在一起,我还是无法准确地知道我究竟是谁,就像我无法为一种颜色下定义,为一种味道下定义,我能做的仅仅是通过许多的隐喻和类比来旁加描述,我无法直指问题的中心。我们可以说出自己在社会关系中的无数种角色,但终归只是角色,只是名称而已,人是不可能简单地等同于一种空洞的名称的。就连与生俱来的父母为我们起好的名字,也不过是种语言符号,一种方便用母语来呼唤的表述方式罢了。我们突破不了语言文字的限制,我们为一个个词语赋予人为的含义,妄图通过含义的累加,来增加生命的重量,来认识我到底是谁,但也许我们的出发点就根本是错的。

我有许多证,但证明不了我这个活生生的人。我没有更多的证,但这也不能够说明什么。我在每时每刻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不论我的过往如何,当下每一刻的我都是新的,都是漫漫时光长河中不可重来的一瞬。我渴望的未来是不可预知的未来,是充满可能性的未来,而不是众多生活模式下的一种,那样的生活不是太过乏善可陈了吗?重复无数人重复过的生活,无数颗喷薄跳动的心跳成了同样一种频率,我们表里不一地尽力扭曲自己的面孔,终于融入了社会,融入了群体,融入了隐没人海的大流,瓦解了心中曾经有过的那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我们开心地成群结队地进入餐厅吃饭,开心地成群结队地上厕所,开心地成群结队地逛没有风景的街巷,开心地成群结队地说着无意义的话语,我们终于可以安心踏实地在这短暂的生命时光中苟且存活。

我常听人说他身不由己,其实没有什么是身不由己的,一切都只是我们为自己能够轻松堕落地生活而找的光鲜亮丽的借口吧。我们不敢正视自己每天是怎样度过时光的,我们用无数个理由来安慰自己软弱的容易受伤的心。我们说自己多么辛苦努力地工作挣钱,都是为了家人,都是一片孝心,说到后来还满是心酸地同情起自己来。多么无知啊!我们从不曾想过,如今的这一切,都是自己很早以前就为自己设下的道德的虚无的圈套。我们走不出自己的圈套,又何必嫉妒勇敢自如地走出去的人呢?满口的碎碎念只是市井小民的写照,有本事你也走出去看看啊,走出去的人是完全听不见身后你们这咿咿呀呀的一派背景之音的。你们若不反观自身,便永远只能止步不前地咿咿呀呀奏着哀鸣的丧钟,困在原地罢了。走出去的人所看到的,将会是你们永远无法想象到的一切,这一切远在你们的意识之外,就像处在低维空间中的生物无法了解高维空间一样,那是低维认知所到达不了的领域。

原谅我在文末含沙射影地抨击以加班而深感自豪与充实的人们,请对你们的生命负起一点责任吧,请对你们的时间更加珍惜一点吧。你不只是工作的奴隶,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你是一个远远超乎自己想象的人啊!你可以做的还有更多,你的未来不止于此。絮絮叨叨的那些话都别再说了吧,向外投射的目光都转向内心吧,搭伙取暖的你们赶紧散去吧,灵魂的复苏需要深刻清醒的孤独,长期以堕落为乐的灵魂更需要长久的孤独来复活。工作中加班与甩锅的事儿说得够多了,这样小的事情以后就不再多提了,不以为意才是种悠然的放下吧。

今日得空,思忖良多,实在有些啰嗦了。

我又再次深陷虚无与困顿之中,我们给自身所加的限制是否太多?我们除了今天的生活方式就没有别的了吗?我们是自己真正在生活着,还是从来都只是太过于懒惰而选择盲目跟随既有的模式来生活?我们真的能安心地合群生活,活成别人眼中所期待的样子吗?

忙忙碌碌的每一天,每个人行色匆匆,与时间相互追赶,把新鲜的一天天过成了单调重复的同一天,真有什么事儿是非做不可的吗?三十米外的两个人在无意义地争吵,争吵的根源只是情绪的波动罢了,一时兴起,为逞话语的快感而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地争执,你们俩还不如直接决斗来得干脆!

我因无法忍受争吵的噪音而从室内的角落挪坐到了大堂落地玻璃外的石阶上,客气的保安迅速过来请我挪到十米以外的石头上去坐着,也许是担心我这么一坐,有损这耸入云霄的高端写字楼的形象吧。我无心与他争辩什么,因为这并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怕多说无益的话而扰乱了此刻内心的思绪。

儿时不读书,嬉闹贪欢有何不可?大家都是几十年的人间之行,一样的。没必要拘谨畏缩地生活,人往来于天地间,自在如一阵灵动的风。没来由的规定与制约几乎都是外来的,我们何必不清不楚地一味将就于它们?它们是否经得起质问与怀疑?我们是否真的知道遵守规定这种行为的最初动机到底是什么?

 
作者:小默的博客
用自由自在的态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
原文地址:沉思杂感, 感谢原作者分享。
别东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