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

2015 年终总结

小曹哥的博客 26 阅读

本文写于 2017 年 1 月 8 日 22 点

2015 年,从南方回到了北方,从卓博进了滴滴。

卓博

同事

好吧,想半天,却不知从何说起,还是直说本职工作方面吧。记得我刚进来时,有五个前端,相对来说,前端团队还是挺强大的。但是,我进来后,陆陆续续走了三个,其他后端人员也有离职的,以至于我都怀疑和我进来有什么关系了。想想,这也是正常的人事波动吧,有聚也有散。虽然同事之间极少聚餐,或组织其他活动,但是工作相处还是挺融洽的,经理人也不错,分配任务之后不会太催。行政和前台MM,办事问问题都是态度不错的,因我为了办户口和档案没少找她们,财务方面的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反而态度不大好。

至于老板,我也接触不到,不过有两事情:

第一件事,春节前的公司晚会上面,老板发表了一顿讲话,鼓励下公司员工,展望下未来,说要从东莞地区性人才网站发展为广东全省,尤以深圳广州为主。那时,我早已了解了新兴的拉勾、内退网、猎聘网等人才招聘网站,然后根据我自己对本公司研发的了解,想要发展为深圳和广州还是很困难的。公司的研发节奏太慢了,说实话适合本地人养老。好吧,就此打住,免得我一个小小的码农又要对公司发展大计品头论足了。

第二件事,公司首页改版的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产品经理老是问老板的,还是老板主动对首页该如何设计进行指点。觉得改版之后还不如之前呢,但是个人却无可奈何,反倒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智通人才网,我觉得发展愈来愈好了。

当然,我个人持悲观态度,但是我也明白,这年头全靠同行衬托,好多其他互联网公司各种奇葩事不会少。比如我都无意中发现两三家盗取我们公司源码的网站了,就是看源码 99% 可以确定的那种,这些盗取源码的还是高度怀疑前同事。这使得我对他人的平均职业道德水准期望降了一大截,真是世风日下啊。

工作内容

公司前端分成了写页面的(HTML+CSS)和写 JS 的,我写 JS 的,所以本来就不算强的 CSS 水平日渐低下了。从进入公司有一半时间都在做一些小的功能添加或维护性工作,剩下时间主要做了:

然后快离职时做了一些优化性的工作,写了两个 Grunt 插件用于构建,优化了一个常用函数库 util.js 中的一些方法。

其实从以前的代码(我来之前别人写的)当中还是学到一些东西的,大部分 UI 组件都是自己公司写的,读下他们的代码,了解下他们是如何设计一个 UI 组件的。还学到了如何组织代码,其实就是简单的目录结构,但是一些没经验的人这都做不好,我们当时的代码组织结构大概就是三类:jQuery 和第三方组件、自写组件和业务组件,然后使用 SeaJS 作为模块管理工具。另外一点儿就是从 util.js 当中学到了一些有用的工具函数如何写的: isObject / isString / map / filter / min / max 等借鉴自 underscore 的方法、常见正则写法、Cookie、input 事件、escapeHTML、字符串长度计算等等。

招聘

这个是 2014 年下半年的事,现在补上。我入职后三个月走了三个前端,尽管我和另一个前端还能够忙得过来,不过经理还是要招聘一个。但是招聘了好长时间都招聘不到,大部分人都几乎没有前端基础,而有几个经验丰富的我们无法满足待遇要求。有一天,本来是另一个前端负责面试的,但是他请假几天,然后经理安排我去面试两个候选人。具体面试过程我忘记了,反正就是东莞本地刚毕业的学生,大学和我一样光顾着玩了,临毕业了跟着老师做个毕业设计,其他什么作品都没有,问了几个基础的前端问题,一个都不会,我便打发走了。其他一些候选人简历我看过一些,甚至我自己去网站上面捞人,都没有几个合适的,实在有点儿对不起一个人才招聘网站啊。幸好,经过差不多两个月等待,终于有一个我们两个前端都心仪的候选人来了,整过 github,写过小的 nodejs,有一年工作经验,这已经算是东莞很好的候选人了,后来也招聘进来了,是个爱学习的孩子。

对于招聘,我有点儿浅见:

首先,不是老大钦定你作为面试官,你就是个合格的面试官了,还是需要学习如何出题、如何评价的,而且随着经验积累、阅历增加,也是需要不断学习如何面试候选人的。

笔试 ,往往作为第一个环节,我觉得需要结合公司的吸引力、岗位需求和技术的发展,必须 亲自 准备一个笔试题库,也可以避免一些刷题者。像我当时的公司没必要弄些太偏太难的题,根本就用不到,面试官自己都没搞清楚,我个人倾向出一套覆盖全面的基础试卷。

面试 ,网上也说了最好能使用刨根问底或发散型方式问问题,一来避免死记硬背者,二来能了解候选人深度。另外,我还有两个看法:一是面试的环境可能影响候选人的发挥,最好能贴近实际工作环境,用电脑写代码,甚至提前给出几天时间来写;二是很多技术都只是加分项,可以折算成学习天数,比如 Git/Grunt/Gulp 这些工具一天上手,而 ES6 或 Angular/React 之类的框架可能要多花几天才能上手,除非掌握熟练,否则都只是一点儿加分项,而前端的基础 HTML/CSS/JavaScript 应该是必需项。当然,面试还应该考察一些软性的能力,思维如何、是否好相处等等。

最后,很多企业,小企业尤其多见,对于网上发出的招聘要求也是很不负责任,要么东拼西凑出来一些,要么万年不更新,多个不同方向前端职位要求一样,又有一些明明不需要多高级的人,还非要把招聘要求写得很高,真的降低招聘效率。

换工作准备

首先,一件必须完成的事是把户口从东莞迁回家,这事比我期望的时间要长,前前后后一个月才搞定,以至于我离职的计划后推了一个月。

因我家在河北邯郸,父母年事已高,我的同学又以北方居多,北方的城市只能选择北京了,尽管我爸告诉我算命的说我在北京事业发展不行,宜南下。但是像我这样有着马列信仰的人自然对这些算命的嗤之以鼻,不予理睬的,更有一种偏向虎山行的壮志。一开始我打算进行电话面试,在到北京前就找到工作的,但是准备面试的过程是一直延长的,最后到了北京还怕自己能力不行,想着得刷些面试题再去。

在北京,我是先住在一读研的朋友 S 那里,准备了十多天我才开始投简历面试。一共面试了两家:滴滴和优酷。

滴滴,当时在上地地铁站的上地佳园附近面试的,三个人面试了我,连等再面试,花了一个下午。当然,我回答不好的几个问题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其中有个算法问题:就是用两个栈模拟一个队列。我当时除了暴力直接的方法怎么也想不出来,后来回到住处有了电脑反而试了一会儿就想起来了。

优酷,一面我印象深的是有个问题我觉得面试官错了,我还再三和他确认问题了,结果他总是不同意我,我当时有点儿生气说话也变得激动起来“说,不信现在就可以拿电脑来试”,后来不了了之了。这个给我留的印象很不好,当然面试官难免有些知识盲点,不多谈。第二面是电话面试,似乎是个比较高级的前端,问到一些基础的 JavaScript 问题时,我有个回答错了,因为一直使用 === 比较,竟然忘记了 == 在比较不同数据类型的情况了。有几个错误的情况,我记忆似乎告诉我是对的,竟然还回答十分坚决,面试官也没有反(打)驳(脸),感觉好丢人。

两家都表示想要我的意愿,因我急早接受了滴滴的 Offer,而且综合比较觉得优酷给不出更好的条件了,就早早到滴滴上班去了。另外,读研的朋友也准备回家了,我待了半个月也是麻烦他了。

滴滴

工作部门是滴滴运维组,工作内容是运维平台前端,我和另外一个比我早来的负责前端。当时一入职就是运维平台改版,两天之后就开干,然后每天加班加点儿花了大概一两个星期赶出来了,感觉抵得上我在上一家工作半年的任务量了。

现在又记不清楚刚进来那半年做得什么内容了,印象最深的就两件事:一是写了 Modal、Popover、Tooltip 三个组件替代了 Layer,因为 Layer 不好看,某些功能不符合要求;二是写了一个用于模拟后端 API 的 Mock Server,因为当时后端的测试服务老是挂,而且返回的数据还不能由自己操控,特别是开发新功能时。Mock Server 的一个难点就是读取目录所有文件构造一个树,并实现增删改查功能。当时用了现成的 Npm 包用于文件系统遍历,发现性能都不行,就只好自己学了下树的遍历算法实现了一个。

很快就到年底了,然而年会估计 15% 的高额中奖率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作为一个已经不能靠脸生活了的人,难道注定不能靠运气了吗。

家里

刚入职滴滴不到一个月,家里就传来父亲病重入院的消息,我请了三天假回家。仔细了解病情后,得知已经接近晚期了,只能维持一段时间了。是的,从大三病情上来之后,几乎每年都会住院,只是病情越来越重。这次必须做一种手术才能维持个半年到一年,如果不做,则随时都可能因为大出血而死。近几天,父母执意要为我盖房子(这点儿我不赞同,因为我不打算回家生活的),导致家里也没有太多钱,加上我刚发的工资和借的钱,凑够了手术费。

另外就是,这是我第一次参与照顾病人,发现是很劳心劳累的,发现得两三个人才能照顾的了。首先需要 24 小时看着,这就得两人交替,就这还是经常睡眠不足的。还因为行动力受限,在换一次性尿布或翻身时需要两个人才能照顾的了。真的,照顾生病的老人其实比小孩要辛苦得多,我爸本来脾气就不好,生病时期就更不会好了。

根据我医院所见以及听父母八卦的,再加上儿时姥姥生病的状况,我个人认为女儿在照顾生病的老人时出力更多,当然要是有人说儿子出钱更多的,那我反而听到见到很多女儿儿子出一样钱,而且还都不大乐意的。所以我对于上一辈的重男轻女思维不是很理解,养女儿防老也比养儿子强。那又有人说,老人一直在儿子家住着呢,我却发现房子地全是从老人继承而来的,父母的付出其实远远比当孩子的付出要多。当然,各家的家庭情况也是千差万别,我只说我见到的一种现象。

人老了,基本都会生病的,只是轻重急慢而已,即使成年人很多也都是各种小慢性病的。想到自己老时,我是想来个痛痛快快地结束的,查了安乐死,发现是不合法的,也确实不能合法,否则不知道多少老人被安乐死。

我又想起曾经看过的一篇新闻,说是有个外国人得了绝症,邀请亲朋好友在自己葬礼上可以开开心心的举办一个 party。又想起在知乎的某个答案里读到非洲一些部落的黑叔叔在人死之后就是各种跳舞篝火的,第二天又开开心心的玩了。这些都与中国的传统相违背,恐怕百年内中国都还是现在的传统,人死就是一件极大的悲事。

本文写于 2017 年 1 月 8 日 22 点

2015 年,从南方回到了北方,从卓博进了滴滴。

作者:小曹哥的博客
原文地址:2015 年终总结, 感谢原作者分享。

发表评论